關於野灣

臺灣東部幅員廣闊且野生動物資源豐富,極具有環境保育、教育及研究之價值。然而,東部地區卻長年年缺乏專業完善野生動物救傷單位,當野生動物面臨危害時,往往須長途跋涉至其他縣市,因而延誤治療的黃金時間。 

野灣自2016年底,由一群熱愛生命、熱愛這片土地的野生動物工作者發起。2020年8月,野灣於台東池上成立臺灣東部第一座非營利野生動物醫院。

.

救援故事

寫下落難人間的野生動物的故事

來到醫院的兩隻台灣野兔只有100g左右,應該剛出生沒幾天,與穴兔屬 (Oryctolagus) 的家養寵物兔不同,兔屬 (Lepus) 的野兔剛出生就是成兔的低配版,眼睛已經睜開,毛也長齊了,出生不久後就可以四處活動。 野兔不挖洞築巢,出生的幼兔就像是被丟包在路邊的小孩。因為體型小,容易成為掠食者的目標 (畢竟誰不愛吸這種毛茸茸的小東西?),...
11號清晨,保育員溫柔地把穴鳥裝進提籠內,深怕一個不小心,就讓一切的努力功虧一簣。出發前一晚,再次確認了隔天的天氣:小雨,海邊風速約11節。同時再次與文獻資料做比對,確保萬無一失。目的地是台東海濱公園,是朋友近期有目擊到其他穴鳥的地點,一路上的滂沱大雨卻讓保育員焦慮不堪,即使以往的經驗告訴他,要相信氣象資料的內容。 忐忑不安的心...
穴鳥是每年4-10月間來到台灣沿海的常見海鳥,而目前待在野灣的這隻穴鳥,在去年過境期間將滿的10月來到野灣。剛到野灣的牠,頸部、翅膀、雙足無力,兩眼滿是分泌物,在玉里鎮被民眾發現,與最近的海岸線相距15公里。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支持性治療,原本精神沉鬱的穴鳥開始對周遭環境有反應了,有時還會在保育員要捕捉時蹦蹦跳跳的往籠舍深處逃跑。雖然精神狀況改善了,...
因為骨折導致嘴巴一直合不起來的黑眉錦蛇,就這樣半開著嘴,注視著壓克力窗外的保育員。因為通報人是在神轎內發現的,因此大家幫他取了個土地公的綽號! 土地公被發現的時候身上還纏繞著鳥網,導致身體前1/3處有多處的切割傷,X光下顯示脊椎骨骨裂,頭骨多處都有骨折的傷勢,因此在骨折傷勢恢復之前,暫時要禁止口腹之欲,只好請土地公多多擔待啦!...

.

任務成果

124/場
教育宣導活動
331 / 隻  
救援動物
124 / 人
參訪人次

 

Never the End — 野灣持續理想前行

野灣野生動物醫院的序曲,是野灣的第一步,更是每位支持野灣的人們一起建立起來的里程碑。定捐支持我們,有你的幫助,讓我們能越走越遠。